第四章 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美元本位”(三)

在中央银行家们对黄金总库进行清盘之后,还有些零星问题需要解决。全球约有价值36亿美元的货币性黄金储备在伦敦黄金市场上流失了,英镑贬值降低了英国前殖民地和受庇护国持有的英镑的美元价值,这又使货币储备损失了10亿美元。英国和美国都需要世界其他地区表示,它们相信英美的国际收支赤字将会缓和,这是一种心理姿态。于是,各国在华盛顿集会,要求基金组织启用特别提款权(SDR)。

当时,以美英为一方,为了挽救美元、英镑日益衰落的地位,防止黄金进一步流失,要求补偿美元、英镑的黄金不足,适应世界贸易发展的需要。而以法国为首的西欧六国则认为,这不是国际流通手段不足的问题,而是“美元过度泛滥”、通货过剩的问题。因此强调美国应消除它的国际收支逆差,并极力反对创设新的储备货币,主张建立一种以黄金为基础的储备货币单位,以代替美元与英镑。

1964年4月,比利时提出了一种折中方案:增加各国向基金组织的自动提款权,而不是另创新储备货币来解决可能出现的国际流通手段不足的问题。基金组织中的“十国集团”采纳了比利时这一接近于美、英的方案,并在1967年9月基金组织年会上获得通过。

1968年3月,由“十国集团”提出了特别提款权的正式方案,但由于法国拒绝签字而被搁置起来。美元危机迫使美国政府宣布美元停止兑换黄金后,美元再也不能独立作为国际储备货币,而此时其他国家的货币又都不具备作为国际储备货币的条件。这样就出现了一种危机,若不能设立新的国际储备货币或国际流通手段,就会影响世界贸易的发展。于是,提供补充的储备货币或流通手段就成了基金组织最紧迫的任务。

在黄金总库打光所有的“黄金子弹”后,国际银行家们想起了20多年前凯恩斯提出的“班柯”计划。当年被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怀特否决的“纸黄金”现在被美国奉若圭臬。实际上,美国对特别提款权的支持程度显示了美元衰落的奇特一面。著名的金融史专家金德尔伯格,在参议院的一个专门委员会上说:“如果继续把美元兑换成黄金有困难,那么使用一种和黄金一样可靠,但不如美元好的资产听起来像是要化圆为方,再多的花招也做不到这一点。”

金德尔伯格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使用特别提款权的理由是要保持美元的稀缺,但总是在美元过多的时候授权使用特别提款权,这是一种难以掩盖的矛盾。法国著名经济学家雅克鲁夫也一针见血地指出:“货币学家们发明了一种新玩意儿来掩盖美国货币的破产状态这一事实。每个国家的中央银行被分配到一种特殊的国际储备货币。但是为了不引发通货膨胀,特别提款权必须被严格限量。这样,甚至在特别提款权的扶持下,美国仍然无法偿还它的美元债务的一小部分。”

尽管特别提款权有本质上的缺点,但是华尔街却是另一派喜气洋洋的面孔,它欢呼这是个现代金融史上的创举:美国获得了“纸黄金”的胜利。财政部次长保罗沃尔克满面笑容地告诉新闻媒体:“我们终于实施了它(特别提款权计划)。”《华尔街日报》欢呼:这是美国经济学派的一个重大胜利,因为它是对黄金必须是货币价值的唯一指挥棒和经济万能药的直接打击。但是,《华尔街日报》忘了说即使是特别提款权也是以黄金含量来定义的,所以黄金仍然是货币的指挥棒,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n-rz.com/,布雷斯特而且特别提款权不能被“贬值”。

对于特别提款权,霍普有一段精彩的描述:总有一天,特别提款权会被历史学家与约翰劳的密西西比阴谋所造成的“南海泡沫”一样并列在人类伟大“发明”之列。把它定义为等同黄金,却不能兑换成黄金简直可以申请荒谬专利了。任何纸币或信用单位只有在固定比例下毫无限制地可兑换黄金才能被视作“等同于”黄金。

德国经济学家帕尔义对“纸黄金”的概念也提出了尖锐的批判,“这种新的SDR储备货币只能在世界范围内刺激更加鲁莽的金融扩张和通货膨胀。采用SDR是通货膨胀分子的胜利。它搬开了挡在完全受控制的世界货币道路上的最后一块石头,它永远不会在世界上短缺”。1969年3月18日,美国国会取消了美联储发行的美元必须拥有25%的黄金支撑的强制要求,这一行为切断了黄金和美元发行的最后法律强制关系。

当然,国际银行家的计划并不是每次都能如愿以偿,凯恩斯在20世纪40年代以特别提款权为未来的“世界货币”的构想确实有些过于“前卫”了。不过,国际银行家们当年的乐观也并非全然没有道理,二战结束后,联合国这个“世界政府”的“原型”已经如期实现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这一对“世界统一的货币发行机构”也同时就位了,如果特别提款权再如期成为世界货币,大业成矣。

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快,英国凯恩斯版本的未来世界“美好的蓝图”与怀特的美国版本有不小的出入。美国人占着天时地利人和,而且财大气粗,既然有现成的美元霸权,又怎会热心凯恩斯的计划,双方有些离心离德了。还有就是,第三世界国家的民族独立浪潮来势凶猛,亚洲的崛起又动摇了世界力量的基本对比,特别提款权始终没有修成正果。

铸币税,传统的定义是指货币的面值与货币制造成本之间的差额,即一旦人们接受了不足值货币,发行者就获得了一笔发行货币的利润,这些利润通常称作“铸币税”。现代广义的铸币税是指通过发行货币,造成持币人手中的货币实际上贬值,从而相当于从持有货币人的手中征税。

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赋予了美元等同于黄金的地位,其他国家货币均与美元挂钩,实行可调整的固定汇率。在这一体系下,美元享有中心货币的特殊地位,美国可用印刷货币的方法来弥补财政赤字,从而造成持有美元储备的国家的财富实际向美国转移。这种情况被称为美国在征收“铸币税”。凯恩斯曾经形象地揭露了铸币税的本质,他说:“在别无他法时,一个政府可以通过这种方式(铸币税)生存下去。”

20世纪60年代后期,深陷越南战争泥潭不能自拔的美国政府面临国际收支赤字、财政赤字和通货膨胀的巨大压力,与二战后在美国扶持下新崛起的,以法、德、意为首的欧洲联盟大打“货币金融战”。双方唇枪舌剑,互相指责,国际金融货币局势异常紧张。美国批评欧洲和日本不承担国际收支调节的义务,蓄意制造国际经济的不平衡,要求欧洲和日本采取措施改善美国的贸易失衡;欧洲和日本则抱怨美国不负责任,挑起了越南战争,巨大的军费开支触发了财政赤字和相应的国际收支赤字,肆意地扩张了美元纸币,从而让欧洲支付了大量的铸币税。

在这场“金融战”中,最引人注目的人无疑是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布雷斯特二战期间,法国成为沦陷国,失去了昔日世界传统大国的地位。实际上,英、美、苏成为了决策未来国际体系的主角,无论是战争期间商量全球战略的“德黑兰会议”,还是战争快要结束时讨论战后体系的“雅尔塔会议”,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称得上是当时世界的“三巨头”。而昔日容光焕发的法兰西却总是被排除在外。戴高乐认为,这对法兰西民族和他本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藐视和侮辱,是无法宽宥的。战后,他退出了北约,发展独立的核心力量,与中国建交,并向第三世界出售武器。总之,戴高乐发誓要用行动洗刷耻辱,以谋求法国在国际政治中的大国地位和重塑法兰西的荣光。

对于美国享有向全世界人民征收铸币税的过分特权,戴高乐怒火中烧,他破口大骂美国以邻为壑,贬斥美国国际收支赤字是“不流眼泪的赤字”。1965年2月4日,在法国总统官邸爱丽舍宫,戴高乐召集了1000多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他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目的是想说明,没有什么能比重返19世纪金本位制更好的选择了。他坚持道:“没有其他的尺度和标准能和黄金堪比黄金的本质决不变异,而外形却可以塑造成金锭、金条和金币。黄金并无种族之分,可以获得普遍而永恒的接受。”

70多年前,这个星球上极为聪明和智慧的头脑,时常聚集在纽约比克曼酒店,讨论后工业时代层次的科学问题,其中包括冯·诺伊曼、图灵、维纳和香农等人。在一次讨论中作为信息史上划时代的杰出人物香农指出,信息的意义就在于消除对未知世界的不确定性,建立新时代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从20世纪中期开始,信息成为衡量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简单而直接的指标,深刻影响和决定着我们的生活。我们能够说得出来的对人类产生巨大影响的发明创造,一大半都和信息有关,包括电报、电话、电影、无线电、大众传媒、计算机、移动通信、卫星技术、互联网等。可以讲,信息技术的发展历史,就是半部技术和商业进步的历史。 本书将信息的发展史分为自发和自觉两个阶段,对信息发展脉络进行了详细地梳理,为我们了解信息的本质和发展规律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框架和视角。 理解信息不仅有助于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进行有效决策,也有助于我们理解未来经济发展的趋势。同时,书中讲述的成功的人、成功的做事方法,也能够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借鉴和启发,让大家能够获得可重复性的成功和可叠加式的进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