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世纪诉讼”法国政府输了

法院还要求政府向提起诉讼的四家非政府组织,分别支付“象征性的”1欧元作为赔偿金。

此前,数个法国非政府组织提起诉讼,指控法国政府在气候问题上“不作为”。这起诉讼在法国国内备受关注,共获得超过230万民众签名支持,法国媒体France 24更是称其为一场“世纪诉讼”。

当地时间2月3日,巴黎法院正式裁定法国政府未能遵守温室气体减排承诺,要求其在两个月内研究解决方案,避免情况继续恶化。

法国总统马克龙一直是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的支持者。2020年12月,马克龙还推动欧盟27个成员国提高减排计划目标,即在2030年时欧盟温室气体排放量要比1990年降低至少55%,高于此前的40%。

然而,部分非政府组织认为,尽管马克龙在世界舞台上游说各国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但是法国国内的措施并没有实施到位。法国不仅未能实现《巴黎协定》框架下为遏制气候变化而设定的国家目标,而且还将大部分措施都推迟到2020年之后进行。

2018年12月17日,法国数家非政府组织向马克龙及法国政府递交信函,正式通告对法国政府在气候领域的不作为启动司法程序。

经过两年的预审,本案于当地时间1月14日正式开庭,当地时间2月3日,巴黎法院正式判决。布雷斯特

据美联社报道,法院在长达38页的裁决文件中承认目前的生态破坏问题与法国政府未能遵守其减排温室气体的目标有关。而且法院指出,在目前情况下,政府仅拨付款项是不够的,政府的赔偿应集中在解决为何减排温室气体不达标的问题上。法院将给政府2个月的时间研究解决问题的措施,防止情况继续恶化,届时法院将决定是否有必要迫使马克龙政府采取绿色经济措施。

此外,法院还要求政府向提起诉讼的四家非政府组织,分别支付“象征性的”1欧元作为赔偿金。

针对法院作出的这一判决,四家非政府组织称这是法国在气候问题上的一次“历史性的胜利”。此前,政府一直否认其气候政策存在不足,法院判决表明,政府的确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负有特殊责任。

法国乐施会主席表示,这一判决不仅解释了为什么法国没能遵守其减排承诺,而且向民众再次强调了气候变化问题的重要性。“这是在法国气候问题方面的第一起大型诉讼,而且我们取得了胜利”。

▲法院指责法国政府在温室气体排放上造成了“生态损害”。《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作为这场诉讼中的“败方”,法国环境部发表声明称,已经知晓法院的决定,并将采取措施以期法国能在未来实现减排目标。政府理解民众合理的期望,正在就这些问题听取社会建议。

法国政府新闻发言人加布里埃尔·阿塔尔则在表态上更进一步。在例行记者会上,阿塔尔承认法国的确落后于其此前设定的目标。“公平地说,过去几年我们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一直落后,”他补充道,“但我们正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政府还将在绿色能源政策上投入300亿欧元”。

据美联社报道,政府内阁在下周将提出一项法案,其中包括鼓励改造高能耗建筑以及支持绿色交通的措施。

2015年12月12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近200个缔约方在巴黎气候变化大会上一致同意通过《巴黎协定》,这份协定也是继《京都议定书》之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下的第二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旨在加强各国对气候变化威胁的全球应对。该协定还提出从2023年开始,每5年盘点一次全球行动进程,以帮助各国逐步实现长期目标。

据France 24报道,虽然许多国家都在2015年签署了《巴黎协定》,但是部分政府远未兑现承诺,无所作为的政府引起了年轻一代的愤怒,许多民众以及非政府组织都开始通过诉讼方式试图影响政府举措,而且这些诉讼逐渐带来了积极的变化。

就拿此次诉讼为例,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n-rz.com/,布雷斯特虽然诉讼围绕法国政府展开,但是其判决的意义却不仅局限在法国国内。气候活动人士指出,此次判决带来的影响“超越了法国的边界”,这对于其他国家气候活动人士都是极大的鼓舞。

欧洲气候行动网络主任温德尔·特里奥也发布声明称这次判决可以提醒所有国家需要按照他们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行事。布雷斯特虽然这起诉讼历时漫长,但终究是值得的。

法国并不是唯一一个因气候问题被非政府组织被告上法庭的国家。2015年,荷兰环保组织“乌尔根达基金会”联合900多名荷兰民众对荷兰政府提出诉讼,要求其在应对气候变化上做出更多努力。荷兰最高法院要求政府在2020年底将温室气体排放量相较于1990年的水平减少25%。这一判决意味着,荷兰政府以及其他国家政府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上,对公民负有法律义务。

近日,“乌尔根达基金会”主席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荷兰政府减排量可能已经接近了法院的要求。

哥伦比亚也有类似的诉讼。哥伦比亚最高法院根据私营部门的诉讼,采取措施减少了对亚马孙森林的砍伐。《环境杂志》(E-The Environmental Magazine)指出,这些诉讼意味着,虽然气候诉讼不总是符合法院传统的衡量标准,但气候诉讼可能会逐渐改变政府的行为,有助于产生更广泛的影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